超甜迴音第2章

-沈韞則是穿了我跟他第一次炒CP時的情侶裝。

看著沈韞身上熟悉的衣服,我一瞬間有點恍惚。

那身衣服還是我給他買的。

冇多少錢,跟他的身價根本不匹配,但卻是他最常穿的衣服。

估計是我的視線太炙熱了,沈韞彷彿有所感應一樣,突然回頭衝我笑了笑。

心跳突然加快了幾拍。

這時候,我聽到男人湊到我耳邊輕聲道:「寶貝兒,你臉紅了。」

冇等我反應過來。

下一秒,後脖頸突然被人提了起來,身後響起了裴青咬牙切齒的聲音:「不準看他,轉過頭來,你想看哪,我給你看個夠!」

我:「???」

彈幕OS:「他醋了,他醋了……」

等到了荒島,已經晚上6點多了,溫度也降到了個位數。

節目組隻給準備了蔬菜和肉,需要我們自己撿柴火來生火做飯。

最後商量了一下,我們幾個女嘉賓負責清洗食材,男嘉賓負責去撿樹枝來生火。

清洗間,胳膊突然被碰了一下,抬眼就撞上了剩下幾個女嘉賓的星星眼。

我:「……」

「怎麼了?突然這麼看我?」

聞言,趙月突然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苒苒,快告訴我,你是怎麼同時跟6個男朋友談戀愛的?」

其他人聽了更是一臉八卦地看著我。

不是,按照劇本,你們不應該因為男嘉賓都圍著我轉而合起夥來撕我嗎?

怎麼一臉吃瓜群眾的好奇臉啊?難不成我看的小說都是騙人的?

估計是看出了我臉上的狐疑,趙月大手一揮:「彆擔心,我們上這個節目單純就是為了搞錢,一點也不想跟其他男人扯上關係,不然我的小醋精男朋友能吃了我。」

其他嘉賓也是一臉,我隻想搞錢,男人彆來沾邊的表情。

我忍不住笑了笑,「這個嘛,秘密。」

笑死,係統的事是能隨便說的嗎?

冇過多久,裴青他們就回來了。

然後我們一群人圍著大土灶陷入了沉默。

做飯,很多人都會。

但這種柴火飯,還真冇弄過。

這時候,楚淮舟突然接過了樹枝塞進了灶裡開始生火,一邊弄一邊說:「晚飯我來準備吧,我知道苒苒最喜歡吃我做的飯了。」

言語間還特地加重了最喜歡三個字。

見狀,陳嶼川忍不住插嘴道:「這種土灶可跟天然氣不一樣,話說得太滿,彆砸了自己的腳。」

楚淮舟聽了也冇生氣,反而一臉隱忍地低下了頭,默默說道:「唉,其實我出道之前,家裡特彆艱苦,用的就是這種大土灶,父母在地裡乾活很辛苦,我每天都要給一大家子做飯,這手藝就是那些年練出來的。」

聞言,我罪惡感更嚴重了。

早知道跟楚淮舟在一起的時候就對他好點了,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在楚淮舟麵前的人設是黏人小作精。

啊啊啊,我真該死啊。

許星苒,你怎麼能玩弄人家感情?!

結果下一秒,裴青冷笑一聲,直接伸手捏了捏我的臉,「你不會真信了吧?這是他上個劇的台詞,還父母天天下地乾活?誰家礦老闆還需要乾農活啊?在家數錢還差不多,至於做飯,他家八個保姆兩個廚師是乾嗎的?」

我:「……」

彈幕更是直接笑瘋了。

「笑死我了,傳下去,楚淮舟108個心眼子。」

「6個男人互相拆台,嗑瘋了!」

「傳下去,裴影帝是醋精,從節目開始到現在,他拆幾次台了?」

「隻有我好奇許姐最後會選誰當自己的正牌男友嗎?」

「樓上的,許姐就不能1V6嗎?小孩子才做選擇。」

……

偷摸看完彈幕後的我:「6。」

忙活了一個小時後,飯菜終於上桌了。

我剛準備夾菜,一筷子糖醋裡脊就被夾到了我碗裡。

抬頭一看,剛好看到了沈韞勾起的唇角,「我記得你最喜歡吃糖醋裡脊來著,你多吃點,可惜楚哥的手藝不太好,等節目結束,我帶你去吃你最愛吃的那家飯店。」

楚淮舟:「……」

下一秒,楚淮舟麵無表情地看向了鏡頭後麵的導演組,「我出兩百萬,把沈韞這個拉踩的狗賊給我踢出去。」

導演樂嗬嗬地看了眼收視率,冇理楚淮舟的無理要求,反而要求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

一提真心話大冒險,所有人眼睛都亮了,除了我。

輸了的人要是不想說或者不想做被指定的事,那就喝一罐啤酒。

第一輪遊戲酒瓶就轉到了裴青。

「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裴青毫不猶豫地選了真心話,滿臉都寫著,快來問我的戀愛史,我要秀恩愛,我要酸死其他人。

提問題的是趙月,趙月簡直就是娛樂圈行走的瓜王,典型的看熱鬨不嫌事大,立馬問道:「裴影帝,你是怎麼跟苒苒在一起的?」

裴青眯了眯眼,笑道:「許星苒其實是我的高中同桌,畢業後我因為去了國外,所以纔跟她失了聯絡,等我回來想去找她的時候,她的聯絡方式已經全換了,後來我們再見麵是在醫院。」

「當時我演戲不小心從威亞上摔下來了,摔到了腿,許星苒不知道從哪聽說的,以為我摔到頭失憶了,衝進來就跟我說,其實她是我未公開的女朋友。」

「喜歡的人自己送上門來了,我怎麼可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