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媽背後的心酸:周寶山週報廷第7章

-大伯的話帶著殺氣,我們的心都提了起來,害怕打架。去年村裡重新分配了一次地。是爹要求的,因為弟弟是男丁,...

大伯的話帶著殺氣,我們的心都提了起來,害怕打架。

去年村裡重新分配了一次地。

是爹要求的,因為弟弟是男丁,

三歲了,應該給他分一分地。

村裡的地,是按照家裡男丁的人數來分配的,現在我們家少了一個人,村裡要把地收回去。

我聽見繼母說:「我嫁誰去?那死鬼不聽我的勸,非要去修橋,現在留下我們孤兒寡母四個任人欺負,我死了還要進周家的祖墳,去問問他是不是知道錯了!」

哥哥的眼淚打在我的手臂上。

他抱著我,對我說:「妹妹,哥哥一定會保護好你們!」

繼母進了灶房,

對我們道:「吃了紅薯就睡覺,大朗,你明天自己去學堂。」

繼母拿了菜刀彆在後腰上。

她好像要去和人拚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