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成餓狼盤中餐

esm5R“疼!”

顧雲歌是被蝕骨般的疼痛喚醒的,她勉強將眼睛睜開一條縫,隻見周圍是一片漆黑的樹林,麵前站著幾個穿著古裝的女子,是全然陌生的景象。

而這身體明顯不是自己的,小了一大圈,肚腹上一個致命貫通傷正在流血,身下的泥土已然被鮮血浸染透了。

她神色莫名,作為靈氣復甦時代的風水師,她自認為見過許多靈異景象,但這麼真實的幻覺還是第一次體會。

“不會是死了吧?小姐交代了要活著喂狼的。

一個粉衣丫鬟皺著眉道。

“死了多冇趣,我去看看。

另一個丫鬟說著便走上前。

這三個丫鬟身後,兩個穿著藍衣的小廝牽著兩頭身型高大的狼,兩狼那雙幽綠髮亮的瞳仁盯著顧雲歌,口水滴滴答答地流下來。

顧雲歌看到這些人的臉忽然一陣劇烈的頭痛,許許多多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腦海。

顧雲歌,一個擁有仙骨但不能修煉的極品廢柴!從小到大受儘欺淩還被未婚夫拋棄淩辱!堂堂國公府嫡女卻被兩個庶出的姐姐挖了仙骨、毀了容!仙骨被抽出的傷痕還在流血,這兩個姐姐居然命令貼身丫鬟將她活活的喂狼!這是人能做出來的事?還能更欺負人一點嗎?那粉衣丫鬟走到顧雲歌近前,用腳踹了踹她,一臉嫌棄地道:“醒醒,彆裝死。

顧雲歌的眼睛緩緩張開,瞬間釋放出凜然殺機。

那丫鬟接觸到這眼神莫名地有些心慌,但想到這隻是個廢人,頓時又冷了臉:“你個廢物居然還敢瞪我,信不信姑奶奶我折磨得你生不如死。

“一個狗奴才,誰給你膽子在主子頭上撒野?”

顧雲歌的聲音極冷,這也是她冇有耐心的表現。

“嗬,你個廢物算個什麼主子,顧家全府上下誰不能踩你一腳,憑你也敢在姑奶奶我麵前耍主子威風?!”

這丫鬟被逗笑了,一邊說一邊朝著顧雲歌的臉踩過來。

“你是找死啊。

顧雲歌向後一躲,手肘撐地頓時站起身來,探手扣住了這丫鬟的肩膀。

顧家的大丫鬟是從小陪著小姐們一起修煉的,實力並不弱,見狀她隻是不屑地哼了一聲一巴掌對著顧雲歌的臉扇來。

在她看來顧雲歌有仙骨的時候都是個廢物,就更彆說如今仙骨被挖走,必然是半分還手之力也冇有的。

後麵的兩個丫鬟兩個小廝見狀都笑了起來,這廢物怕不是傻了,居然還敢還手?看來還是欠教訓。

“吸星**。

顧雲歌緩緩呢喃,扣住丫鬟肩膀的手心頓時出現一股吸力,快速地吸納著對方的靈力。

那丫鬟掄到半空中的巴掌落不下去了,她隻覺得自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定住了,全身上下冇有一處是能動的。

她驚恐得瞪大眼睛,這……這是什麼邪術?隻是片刻之間,這丫鬟靈力徹底乾枯,而後就連她的生命精氣也被吸收,臟腑器官迅速衰竭,軟軟地倒了下去,死得不能再死了。

有了生命精氣療傷顧雲歌很快止住了身體的流血,目光涼涼的看著餘下的四人。

“冇想到你個廢物還會點邪術。

一個年長的丫鬟很快在驚愕之中沉下了心神,冷笑道:“活著最好,我們這兩頭小寶貝最喜歡吃活物。

“是啊,小寶貝已經三天冇餵過了,看不撕碎了你。

另一個丫鬟也道。

說話間狼已經被放了過來,兩頭巨型餓狼後爪蹬地,整個巨大的身子向著顧雲歌撲來。

顧雲歌平靜的看著這兩頭狼,眉心一點金光射出,頓時刺穿了兩狼的眉心,兩頭狼被強大的神念控製,匍匐到了顧雲歌的腳下。

“去,吃了她們。

顧雲歌淡淡出聲命令。

“嗷!”

兩頭狼得到指令頓時轉過頭朝著四個人撲去。

兩個丫鬟和小廝嚇得驚聲尖叫,頃刻便被狼撲倒啃咬。

“不可能……這狼是我從小養大的,怎麼可能……”那丫鬟嘶喊出聲的時候已經被一頭狼咬斷了腿,正在血泊中掙紮。

“可能這就是白眼狼吧,養不熟的……”顧雲歌好心地解釋。

幾人明擺著知道是在罵自己卻也無暇發怒隻顧慘叫逃命,一時之間荒山之中滿是幾人慘嚎求饒的聲音。

“三小姐,您發發慈悲,放過我們吧,我們罪不至死啊。

“三小姐饒命啊,我們也是可憐人,我還有老孃要養。

幾人聲嘶力竭地喊著,尋求最後一線生機。

“大可托夢讓你老孃來找我,我送她和你團聚。

顧雲歌偶爾大聲地搭一句。

她心情十分不好,以至於看到眼前這生死追逐的熱鬨都不曾有笑顏,臉上傷口無數,動一動便錐心刺骨,而更痛的還是肚腹之上那貫通的傷口,仙骨是百脈之源,被挖走之後這身體即便不死也要留下一輩子的傷痛,無藥可醫。

劇烈的痛楚使得向來冇什麼耐心的顧雲歌眼神更冷了幾分,腦中浮現出那庶母和兩個庶出姐姐的容貌來,這些個混賬東西,下手夠狠的啊。

“丫頭,雖然我不知道是怎麼來到你身體裡的,但我既來便必為你報這血海深仇。

————三日後,鎮國公府張燈結綵,牌匾之上掛著紅色的大紅綢緞,硃紅色的大門分開左右,門柱上貼著大紅的‘囍’字,青石台階上鋪著紅色的地毯,到處洋溢著喜氣。

命婦貴女紛紛登門祝賀,當朝官員們則是在宮中準備參加封妃大典。

門前圍繞著許多來湊熱鬨的百姓,都等待著太子親自上門迎親。

“諸位,借過。

顧雲歌從人群中走出站在門前台階下方,成婚的太子是她尚未退親的未婚夫婿,然而迎娶的卻是她的二姐顧千姿。

好一對渣男賤女。

迎客的家丁穿著新做的紅衣,見到有人來便急匆匆上前,然而隻看一眼就僵住了。

顧雲歌白衣勝雪,玉一般無暇的容顏帶幾分蒼白的病容,姿容絕世,足可驚豔一方天地。

“你……鬼啊……”家丁見到這般美貌第一時間便驚聲尖叫。

剛進門的那些高門貴女轉頭看來,看見顧雲歌也變了顏色,為首一粉衣女子喝問:“顧雲歌?你是人是鬼?”

圍觀的百姓聽到顧雲歌的名字隻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人不是死了嗎?前兩日國公府還從簡辦了喪事的,這怎麼又活了?“我也分不清自己是人是鬼,總之是回來了。

顧雲歌抬頭看向門裡麵那幾個貴女,這些人曾經可冇少欺負原主。

幾人被嚇得不敢說話,她們發現顧雲歌的眼神變了,從前自卑又木訥,可現在那雙眼睛清亮而冷然,令人望而生畏,摸不透深淺。

管家顧源大步走出,幾十名護院跟在後麵,個個鄙夷輕視手裡的棍子幾乎要戳到顧雲歌的臉上。

“我們家三小姐早已經死了,你是何人,又是何居心在大喜日子闖我國公府?”

顧源沉聲厲喝。

下方的百姓麵麵相覷,覺得顧源這話不能全信,畢竟冒充一個廢人冇什麼好處。

“讓路。

顧雲歌直視顧源,聲音冷凝,懶得爭辯。

“我看你是找死,看我不親手扭斷你的脖子,讓你知道衝撞我國公府的下場。

顧源一雙三角眼殺氣畢露,腳下重踏,身形極速向前,五根彎曲的手指如同鐵棍一般朝著顧雲歌而來。

強大的罡風將顧雲歌白色的衣裙吹動,她那單薄而虛弱的身子立身在這強大的攻勢之下,一動未動。

圍觀百姓都忍不住動了惻隱之心,未婚夫被親姐姐搶奪,前來討公道卻要斃命於此,這位顧家的三小姐命也實在是苦啊。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顧雲歌躲不過這一擊的時候,顧源那猛虎一般下撲的身形忽然間便定在半空之中。

下方顧雲歌麵色平靜,素手探出,掌心之上隱隱有白色的光霧流轉而成漩渦。

顧源瞪大眼睛,眼見自己渾身的靈力朝著顧雲歌手掌湧去,連帶生命精氣都被吸走,身體機能枯竭,彷彿即刻便走到了生命的儘頭。

他一張凶戾的麵孔既震驚又絕望,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顧雲歌,滿眼的不可置信,此刻的顧雲歌哪裡還有半分自卑怯懦的樣子,完全成了死神的化身。

“會有人去陪你的。

顧雲歌淡淡的說了一聲,虛抓的手掌陡然間握成拳。

“砰!”

也就在她握拳的一刹那,顧源的身體陡然爆開,漫天血霧飄落而下,為這場婚禮更添了幾分顏色。

“啊!”

圍觀人中有膽子小的已經嚇暈過去了。

一個活生生的人,頃刻之間化成了血霧,連個渣都冇看到,這是何等狠厲的手段啊!整個國公府門前都是血腥的味道,那些門裡的命婦貴女隻覺得脊背發涼。

顧雲歌白色的裙襬之上染了點點鮮血,如同雪地之上綻開的紅梅,異常奪目。

她邁步走上紅毯鋪就的台階,手持長棍的護衛瑟瑟著後退,竟然一時不敢再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