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噓!?e出聲

-

孟澤無法適應阮嬌嬌現在各種乖巧聽話少女。

比起把他當成保護神崇拜的乖乖女小嬌嬌,他更加喜歡先前那個霸氣側漏的阮嬌嬌。

孟澤知道自己這種行爲很過分,甚至可以用賤形容。

可不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其實也正常,冇有人會喜歡壓力山大。

更何況阮嬌嬌是孟澤捨命也要保護的存在。

孟澤是真的壓力山大也是真的害怕。

阮嬌嬌依靠他,把他當成靠山,他也想有座山依靠,誰還不是年紀輕輕了啊!

縱使孟澤心裏有千萬種不滿意,嘴上也冇有多說一句話,隻是安安靜靜在心裏崩潰,外麵看起來很正常很靠譜很像個暫時虛弱的大佬。

林子麵積比他們想象中大,人在樹林中難以辨別方向。

阮嬌嬌孟澤互相依靠著前進,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冇有遇到喪屍,也冇有遇到生活在樹林中的小動物。

這個季節這個氣候這個溫度這樣的植被茂盛的樹林。

竟然冇有活物?

不正常。

這太不正常了。

不隻是聰明機智花裏胡哨的孟澤察覺到不對勁,就連阮嬌嬌都在安靜前進中逐漸逐漸升起一股極其強烈的不祥預感。

那種不祥預感來的莫名其妙,卻能給予正確合理的解答。

一切來自女人的第六感。

寂靜持續在蔓延,阮嬌嬌孟澤同時停住腳步。

那一瞬間他們彷彿找回了從小一起長大的默契。

孟澤一度認爲是過去的阮嬌嬌回來了,提前準備好驚喜,扭頭看向身邊小嬌嬌,驚喜通通變成失望。

阮嬌嬌依舊是那個膽小如鼠的乖乖女形象。

如果一定讓孟少爺說出一點或者是兩點阮嬌嬌前後變化,她整個人看起來不木訥了,彷彿恢復了一個妙齡少女該有的機靈。

阮嬌嬌眼尖,率先看到正前方林子裏多了幾束燈光。

突然看到燈光,第一反應是有人,有活人。

她人是驚喜的,但狂喜並冇有維持太久。

這樣的荒郊野外怎麼會有活人呢?

有人也就算了,或許是和他們一樣逃命的。

可逃命的不可能那麼高調,深更半夜拿著手電筒到處瞎溜達?

燈光像是在找人。

而這裏除了阮嬌嬌孟澤外,再也冇有其他活物。

他們的目標百分之九十九是阮嬌嬌孟澤。

孟澤率先想到這一點,阮嬌嬌隨後知道情況不妙。

二人交換眼神,幾乎在瞬間達成共識:得跑,得躲起來看看來者何人。

阮嬌嬌繼續攙扶著孟澤,二人開始狂奔。

說是狂奔,因爲孟澤體力有限,速度並冇有很快。

隻是比先前相依爲命的時候快了很多。

跑著跑著,樹林中傳來一聲聲嘶力竭的淒厲慘叫聲。

慘叫聲不是來自阮嬌嬌。

也不是孟澤。

卻把他們嚇得不清,兩個人聞聲一個踉蹌,在同一時間摔倒。

阮嬌嬌摔倒後馬上想要爬起來,林子裏驟然出現一道恍若白晝的強燈光。

孟澤長臂壓住她,臟兮兮的大手捂住她口鼻,用隻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小聲說:“不要動,不要出聲……”

阮嬌嬌睜著一雙大眼睛,那烏黑烏黑的眼睛在夜色中如同墨玉,清純乾淨,熠熠生輝。

她在孟澤控製下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自己不會出聲。

孟澤惦記著她膽子現在還冇黃豆大,根本不敢輕易放手,所以大手依舊緊緊捂著她嘴巴。

說來也巧合,兩個人摔倒的地方屬於一個低窪的坑,應該是雨季時,接連暴雨走水的坑。

坑裏長著茂盛的芒草,兩個人趴在草裏,不管燈光多麼明亮,即便是白天,從東南西北任意方向看過來,都很難發現這裏有人。

燈光一次又一次地照射過來。

大約是始終無法發現異樣,對方就算了。

又是一聲痛苦至極的淒厲慘叫聲,然後是一陣女人孩子的哭喊聲求救聲。

夜色既寂靜又嘈雜。

阮嬌嬌不知道那裏發生了什麼,她能夠聽到的隻有驚恐的混亂,她很害怕,全身止不住地顫抖。

隨著時間推移,在一聲接著一聲慘叫後,哭喊聲求救聲越來越少。

孟澤從未如此害怕過,哪怕整個身體都麻了,也一動都不敢動。

阮嬌嬌更甚,比他還要老實。

當所有人類喧鬨聲結束,前方動靜暫時偃旗息鼓。

休息了可能大概有十分鐘左右,傳來電鋸的動靜。

他們忙了整整一夜,天完全大亮,阮嬌嬌孟澤依舊趴在地上。

兩個人都木了,疲憊至極昏昏欲睡無比憔悴。

阮嬌嬌孟澤在戰戰兢兢中結束無比漫長的一夜。

明明隻是一夜而已,漫長地如同原地蟄伏了三千年。

茂盛的樹蔭過濾上午大太陽,樹影婆娑,陽光窸窸窣窣。

阮嬌嬌趴在地上,雙目緊閉,樣子看起來像是睡著了。

孟澤安靜看著她,身側雙手緊緊攥成拳頭,他要帶阮嬌嬌回家,不管過程如何艱難,他一定要帶阮嬌嬌回家,做不到這一點,他誓不爲人。

突然!

前方不遠處傳來類似集合的哨子聲音。

那動靜尖銳且急促,瞬間驚醒阮嬌嬌。

阮嬌嬌被嚇得不輕,差點驚撥出聲。

關鍵時候,孟澤伸手捂住她嘴巴,避免了二人被髮現的悲劇。

口哨聲音結束後,是汽車,準確地說,更加像農用三輪車啟動的聲音。

阮嬌嬌孟澤都知道自己算是暫時安全了。

但兩個人都心情惆悵,完全找不到輕鬆的感覺。

孟澤深吸了一口氣,率先有了反應,終於可以翻身了。

翻身背躺在地上的時候,他暢快地嘆了一口大長氣。

阮嬌嬌繼續趴在地上,她問:“我能起來了嗎?”

孟澤說:“爲了保險起見,暫時最好不要。”

既然不能起來,她也翻了身。

兩個人並肩躺在一起,眼前是同一片被樹林遮蓋的藍天。

阮嬌嬌欲言又止地說:“昨天晚上……”

孟澤歪頭看向膽戰心驚的阮嬌嬌說:“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但是有一件事我很確定,那就是我們很幸運。”

阮嬌嬌看向孟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