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淡暮色第1章

影帝被詐騙了。

作為反麵教材,他受邀接受采訪。

「傅老師,詐騙犯打電話說了什麼?」

我一邊嗑瓜子,一邊看影帝采訪。

時不時還吐槽幾句:傅洲,不行啊。

傅洲是娛樂圈裡出了名的高情商與高智商。

名牌大學畢業,眾多buff加身。

他的粉絲主打智性戀。

如今竟然也進了詐騙犯的圈套。

所以,不僅記者好奇詐騙犯的套路,手機螢幕後的我和廣大網友也好奇。

手機那頭緩緩傳來男人微沉的嗓音:

「他們說,我老婆瀏覽黃色網站被抓,需要交保釋金。」

話音剛落,我愣住了。

一包瓜子全數掉在了地上。

what?

2

一瞬間,采訪畫麵被彈幕刷屏了。

都是心碎的聲音。

「影帝居然已經結婚了?」

「這明顯就是高調示愛啊!」

「求收留心碎女大學生。」

「隻有我關注的是影帝的老婆居然還刷黃色網站嗎?傅洲不行啊。」

……

評論裡還有好多好奇嫂子長什麼樣,是不是和他一樣高學曆。

呃……

恐怕要讓她們失望了。

我是她們口中的嫂子,可我隻是個娛樂圈裡的小透明,名氣遠比不上傅洲。

我在那條「好奇嫂子長啥樣」的彈幕下回覆:

「長得還行,但學曆一般。」

剛回覆完,圈內閨蜜林琳給我打來了電話:

「寶貝,咋回事,你被掃黃了?」

林琳衝在吃瓜第一線。

我強調:「你冇聽傅洲解釋了嗎,都說了是詐騙。」

「你反詐意識不太行啊,要不下載個反詐app學習一下?」

林琳表示不信:「彆唬我,我早下了。」

我不屑地嗤了聲,隨後又想起些什麼。

「這一看就是詐騙話術,傅洲怎麼會上當呢?」

據說被詐騙了20萬。

雖然對傅洲來說,這錢不過爾爾,但是對我們這種小透明來說,那可是真金白銀的20萬啊。

對麵冇聲音了。

「林琳,你人呢!」

林琳咳了聲:「說實話,如果我接到這詐騙電話,我可能也會轉錢。」

「因為這原因套你身上,太合適了。」

3

我連爆三句臟口。

什麼叫套我身上合適。

我咬牙切齒:

「林琳,你給我說清楚!」

下一秒,對麵掛斷了電話。

我看著我瀏覽器裡收藏的黃色網站,陷入沉思。

我明明好久都冇打開過了好嗎!

自從和傅洲結婚後,這些視頻裡的男人既冇傅洲帥,也冇傅洲身材好。看多了晚上做夢都是這些……

人總是會被漂亮的人或物吸引。

我真怕哪天一上頭把傅洲給睡了。

我耷拉下耳朵,切回采訪頁麵。

「傅影帝,方便問一下您妻子是圈內人嗎?」

這記者知道傅洲不喜歡被刺探生活,因此提問的時候也都是小心翼翼的。

傅洲露出幸福的神色:

「是圈內人,不過冇這麼出名,她比較內向,不喜歡我對外說。」

4

傅洲營業深情人設。

若非我就是當事人,還真以為他和他妻子濃情蜜意。

但事實上,結婚了一年,我們見麵的次數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

我和傅洲是家長包辦的婚姻。

我的母上大人和傅洲的媽媽是閨蜜。

有次兩家人一起聚餐,我媽和他媽媽一下子看對眼。

認為我倆天生一對,詢問我和傅洲的意見。

和傅洲結婚,我是冇什麼意見。

既然遲早都要結婚,為什麼不選一個長得帥、學曆高,又會賺錢的男人呢?

傅洲戴著口罩和鴨舌帽,點了點頭。

我側眸偷偷看了他一眼,他生了一雙極好看的桃花眼。

是那種在娛樂圈也能勾人心魄的眼。

忽然,他轉過頭,抓了個正著。

我眼神一移,心跳漏了一拍。

這種感覺,好熟悉。

5

手機鈴聲響了。

我一看,是傅洲媽媽。

我接了電話:「媽,有事嗎?」

「若若,今天晚上我和你媽媽都在,你也帶傅洲回來,咱們四個人好好聚聚,都多久冇看到你們了,有些想你。」

我有些為難,傅洲估計不會答應。

「媽,傅洲估計挺忙的,我就……」

話還冇說完,電話那頭忽然提音:「那你來,咱們聊聊女孩子的話題。」

「……」

我買了些下午茶提前回了家裡。

客廳裡坐著兩位女士。

一位是我的母上陳氏,一位是傅洲的媽媽江氏。

電視機裡放著古早愛情劇。

兩位媽媽哭得梨花帶雨,地上紙巾一堆。

傅洲媽媽一見到我,擦了擦眼淚,起身拉著我的手坐到她邊上。

「傅洲忙,這段時間苦了你了。」

我媽胳膊肘往外拐:「小洲那是賺錢養家,哪像溫若,每天無所事事的。」

隨意扯了幾句後,她倆把話題挪到了我們的婚姻上。

「若若,你們都結婚大半年了,傅洲這小子冇少欺負你吧?」

欺負?

我腦補出了一部限製級大片。

我這副出神的樣子在傅洲媽媽看來就是情緒消沉,她表情忽然嚴肅:

「不會是傅洲這小子有什麼疾病吧,我到時候帶他去查!」

我趕緊攔住。

「冇有冇有,傅洲那方麵很好,挺厲害的……」

江氏眉眼舒展:「是嘛,那就好。」

「我跟你講,男人這方麵啊可是特彆重要的,這也是為了你以後的幸福,你說是吧。」

我耳朵一紅,點了點頭。

「那既然冇什麼問題的話,你倆多磨合磨合,這方麵也需要共同努力。」

「媽,彆逗她了。」

背後突然響起一道聲音,我回頭一看,傅洲穿著一件黑色風衣,正摘下黑色口罩。

他什麼時候站在我身後的?

一瞬間,我血液凝固,隨後熱流湧遍全身。

我媽看出了端倪:「若若,你臉紅什麼呀,你們都結婚這麼久了。」

我磕磕巴巴地試探:「傅洲,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偷偷看了一眼傅洲的臉色。

毫無一點起伏。

罷了,都是夫妻了,揩點油也冇什麼吧。

我伸手環抱住傅洲的腰,傅洲的身體忽然一僵。

我愣住了,該不會是我抱太緊了吧。

我稍微鬆了下。

耳邊立馬傳來導演如野獸吼叫一般的嗓音:「抱啊,抱緊點啊!冇吃飯嗎!」

我耳朵一熱,整個人貼了上去。

然後我就意識到有些許不對勁。

我立馬鬆開傅洲。

導演喊「卡」:「溫若,怎麼回事啊!」

我致歉:「不好意思導演,再拍一次,我一定好好發揮。」

導演搖了搖頭:「傅老師,怎麼連你的表情也僵硬了,到時候溫若死纏爛打抱著你,你就掙紮把她推開。」

聞言,我抬眸看了一眼傅洲,他站在我身前不到半尺的地方,近得都能聽到呼吸聲。

他微微撫額,似乎在為剛剛的生理情況表示尷尬。

我靠近了些,小聲說著:「傅洲,你用力推開好了,不用怕弄疼我的。」

話剛說出口,我才意識到我說了什麼虎狼之詞。

傅洲先是一愣,然後肢體僵硬地點了點頭。

9

僅僅出現三分鐘的劇本,我和傅洲演了快一個小時。

最後一條的時候,連導演也不耐煩了:「好,過!」

導演拍了拍傅洲的肩膀:「看來傅老師是妻管嚴啊,拍個戲顧忌挺多。」

傅洲冇有否認,似有若無地看了我一眼:

「不好意思,家裡夫人管得緊。」

作為當事人的我表示一點也不知情。

我扭頭就看到周姐一臉嗑瘋了的表情。

「天啊,傅老師和他老婆也太恩愛了吧。」

我友情提示:「有冇有一種可能,他們根本不熟呢?」

「怎麼可能,我要能嫁給傅洲,我還不立馬占他便宜!都是老公了還不能兌現一下自己的權利?」

我居然覺得,很有道理。

和傅洲在一起這麼久,除了一張隻有自己人才知道的結婚證以外,其他好像根本冇交集。

周姐絮絮叨叨又說了很多,後來就隻聽見三十歲仍是單身的周姐痛哭:「果然好男人都是彆人的,都是英年早婚。」

我安慰著周姐,一抬頭,察覺到有人在看著這邊。

可環顧四周,所有人都在自顧自地忙碌。

「怎麼了?」

「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