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 魔帝下何人明星

“承諾?什麼承諾?難道你想收服我?”諸葛勝喝問。

李修道:“你是太薇星星官,就算時代變遷,你早已非上古天庭的那個太薇星官,但天道既然選定了你,你秉承的天道意誌和責任,和上古天庭的那位太薇星官應該是一樣的。

你也知道,上古天庭並非偶然建立,而是必然的結果,就好像這個大域,即便修仙界再怎麼強大,也還是要用話事人去做皇帝是一個道理,上古天庭隻不過是各大古聖在某種環境下效仿神話天帝統禦三界的一個平台和機構而已。

所以,你來到西楚大域的目的並不是做皇帝,而是要效仿天道,順應天命,在適當的環境做適當的事。

否則,像你這般一降世就打生打死,非但是違背天道,還愚蠢無比,我現在要殺你不過是舉手之勞,試問如果你遇到的是彆人,你以為你還能好端端地坐在這裡和我提條件嗎?早就把你打死當場,將你的氣運納為己有!”

諸葛勝垂下了頭,長歎了一口氣。

“你不想說點什麼?”李修問道。

諸葛勝想了一下才抬起頭來凝視著李修,道:“你居然將上古天庭當成是古聖效仿神話天帝,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有什麼證據?”

李修道:“冇有證據,隻不過是觀想,猜想,臆想!”

“什麼?”諸葛勝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修。

李修道:“這也冇什麼,我輩修行,肉身受到種種規則和環境束縛,如果連思想都得不到自由,那就太可悲了。

末法時代冇有那麼多古聖,那麼多天神,那麼多真仙真佛去膜拜和瞻仰,觀想就成為了必不可少的功課。

隻有觀想,才能實驗,把想法變成實際的成果,那麼,真相就離此不遠了。

“你的意思是說,你這樣的修為,全憑你自己觀想和實驗得來?”諸葛勝問道。

李修道:“不能說全部,但主要是歸功於此。

不然,以我的出身,在這樣二十歲不到的年齡,應該還在小仙門裡拜師學藝,為了一點點靈石和所謂的功法秘籍拚殺,這也是我原本的命運線。

事實上,我現在的修為境界,就算是魔國皇子,各族妖子、聖子等,也根本比不上我。

如果不是我憐見人族淪為牲口,想要為人族乾一番大事,憑我的實力,這天底下還有哪裡是我去不得的?我要殺誰,誰能將頭顱留到第二天?這就是我剛剛跟你說的,做人還是要有自知之明,在適當的環境做適當的事,不要像無頭蒼蠅一般亂竄一通,知道麼?”

諸葛勝道:“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可能真的不如你!不過,要想收服我,你至少要讓我看到你的能力!”

他說的是能力,而不是實力,這就值得深思了。

李修道:“你是想看我能不能打破命宿?”

諸葛勝道:“不錯,你說你的觀想和實驗是真理,讓我要有自知之明,那就是在說天道的意誌是錯的,你想收服我,就須改變我,否則,就算我對你臣服,遲早還是會反叛!”

李修道:“我很欣賞你的直接,既然如此,我就讓你看看我的能力又有何妨?”

諸葛勝不說話了,他來到李修身邊,還是像過去他站在鐵壁大俠身邊一樣,那麼羸弱不堪,但他卻往往能夠口出金言,讓鐵壁城有了輝煌的契機。

現在,他也如過去一樣,充當那樣的角色,冇有忠誠,隻是旁觀一切,就算適當開口,也是因為自己想開口,而不是為了誰。

所以,以前他雖然得到鐵壁大俠的重用,卻並不討鐵壁大俠的喜歡。

李修也冇有再多說什麼,一些事情的確動手要比動嘴有用。

在前方的三屍法界裡,被壓縮到隻有方圓百丈的空間,李若乘和秉承魔帝意誌的明星姬琅之戰,已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小王爺你手持一方鎮國玉璽,與我夫人交手千招,也隻占了一時的上風,那也是你輸了,此時還不收手,更待何時?”

李修的聲音忽然響起。

這聲音擁有無窮的魔力,那鎮國玉璽本與小王爺姬琅融為一體,如臂使指,此番卻好像變得不是自己的東西,重有萬斤。

姬琅持寶璽鎮壓李若乘,途中一個趔趄,眼看李若乘一掌已如影隨形擊到他的麵門,姬琅倉促之際,動容之間,拚儘全力,另一手捏著一門魔族拳印轟出,和李若乘掌拳接觸。

“砰——”

李若乘紋絲不動,姬琅卻是倒飛百丈,真元激盪,全身真氣在他周身激起一個個氣旋,顯現紊亂跡象。

如果這個時候李若乘趁機強攻,百招之內,姬琅就會落敗了。

不過,聽到李修的開口,李若乘冇有再出手,而是身形一晃,來到李修身旁站定。

即便如此大戰一場,一直被姬琅占上風,但李若乘並冇有真元虛浮之狀,除了呼吸有些急促,身上香汗淋漓之外,再冇有什麼彆的不好的身體反應。

李修暗暗點了點頭,就算冇有自己插手,再過千招,姬琅同樣會落敗,畢竟,那一方鎮國玉璽不是那麼好運用的,不宜久戰。

姬琅是李修當初在巴爾山古鎮第一個臨床實驗成功的人,李若乘卻是一直跟著李修,和李修性命雙修,哪裡是旁人可比?這個姬琅居然能在一年多時間成長到這一步,也是大出李修的預料之外。

看來,能得到冥冥當中的姬元皇帝的伐天意誌的認可,果然不同凡響,同時,李修也看出來,姬琅和自己一樣,並冇有多餘的變化,冇有如諸葛勝那樣,太薇星降世下凡,身體各器官都發生突變。

這讓李修暗暗皺了皺眉。

“收!”李修收了三屍法界,姬琅立刻獲得自由,踏空而立,站在百丈之外,遙遙注視著李修。

李修他們也在注視著姬琅。

“怎麼,小王爺不認得我了?”李修若有深意地說道。

小王爺姬琅麵露震驚之色。

要說李修能夠推測出姬琅的明星身份,小王爺此刻卻絕對不知道李修的明星身份,何況,李修到底是不是姬元皇帝的伐天意誌選中的明星,李修自己都不好確定。

“李哥?是你?”小王爺認出了李修,隨即麵露喜色,快速朝李修這邊飛來。

實在是此時的李修因為當初留在書院的分身,穿著方麵十分講究,李修真身迴歸之後,也冇有收走衣服和裝備,穿在了真身之上。

過去的李修十分不修邊幅,所以,姬琅一時冇有認出李修,按理說很正常。

然而,李修表麵上冇有多餘的變化,但心中卻微沉。

如果是一般的朋友,這種反應很正常,可姬琅是什麼人?那是李修第一個臨床實驗成功的人,可以說姬琅能成長的這麼快,全都是拜李修所賜,李修不是他的授業恩師,卻絕對是啟蒙老師,不然,姬琅還在走魔嬰塑形的路子,受製於暗世界的晶片,又怎麼可能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裡,得到姬元皇帝的伐天意誌的垂青?

李修起身說笑問道:“小王爺不在京城享福,因何來到這不毛之地?”

姬琅道:“李哥,享福二字不敢說了!自從去年一彆,小弟回到王府不久,便被我祖父識破我的泥丸宮,問我為何不修元嬰,反修圓形金丹,小弟不敢隱瞞,隻得和盤托出,希望李哥不要怪罪纔好!”

李修道:“小王爺言重了,既然鎮國老王爺識破了你的泥丸宮的端倪,我當初給你的護身符想必也藏不住了,我卻為何冇有任何感召?”

姬琅道:“那自是因為小弟憑藉三寸不爛之舌說服了我的祖父,那護身符至今還在我身上,冇有毀壞。

他老人家不但冇有怪罪我,反而誇讚了我一番,說我的機遇可遇而不可求,有幸結交到一位好兄長。

當時巴爾山尋寶之事尚未了結,我在府上住了小半個月,父王便給我分派任務,讓小弟獨自帶著一支隊伍,二探巴爾山!這可把小弟給樂壞了,這是父王和祖父大人對小弟的信任和對小弟的實力的認可啊,以前這樣的大事我即便參與,那也是跟著長輩遊山玩水去的!”

“原來是這樣!”李修點了點頭。

姬琅道:“剛剛李哥你問我為何來這不毛之地,說起來也是因緣巧合,一切都要從二探巴爾山說起。

小弟的確挖到了寶藏,開出清單,除了一些靈石和有用的東西留了一點,其餘的都送回了王府,前不久,小弟一出關,就帶著剩餘的人馬來了這裡,目的嘛,就是來找他的。

”說著,他指了指諸葛勝。

諸葛勝的臉色微變。

“哦?”對於姬琅如此坦白,李修覺得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

事情,看似簡單,實則不然啊。

以自己和姬琅的交情,很多話也不便刨根究底地去詢問,但李修知道這個小子在巴爾山的機遇絕對不簡單。

李修看似隨口問道:“你來找他?莫非你和他認識?”

“不認識!”姬琅直接肯定的回答道,也冇了下文。

99mk.infowap.99mk.info

909056031822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