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尾聲

一天後。

迪特阿修斯莊園。

有著花白頭髮和一個超級大肚腩的坎貝勞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四人。

他身邊的士兵,都已經倒下。

所有的防禦,形同虛設。

孫鐵峰站在一個超級大魚缸旁,看著魚缸裡的鯊魚,疑惑道:“販毒,殺人,創造無數的罪孽,為的就是這種無聊的事嗎?就為了可以在家裡看到鯊魚?去海裡看也行啊。

“還有牆上的書畫,那些金銀,古董。

狄青霞回答。

孫鐵峰更加不理解了:“不能吃,不能喝,有什麼用?有這些錢,去做些善事不好嗎?”

“難得你也知道做善事啊。

卓君彥坐在一台輪椅上:“當初的武林中人,不也是恃武橫行?”

孫鐵峰無奈:“天天被唐凝思想教育,對了,這裡叫洗腦。

我腦子都被她洗了無數遍,現在渾身正氣!”

他說這話的時候,滿臉猥瑣樣。

蒂娜無言:“我們在談正事,你們不要岔開話題好嗎?”

“哪有什麼正事,三兩句就能說清楚的。

卓君彥彷彿殘疾二十年的老殘廢,拍拍輪椅:“他不說,我們都知道答案。

就在那邊!”

他用下巴指指對麵牆壁。

坎貝勞大駭:“我說,我全說!”

“晚了。

蒂娜推著輪椅來到牆邊,一拳轟出。

牆壁破出個大洞。

裡麵是一間暗室,暗室中擺放的赫然是一架豎琴,隻是琴上卻冇有弦。

“琴?這就是命運指引者?”

孫鐵峰好奇的湊過去。

“至少不是織布機。

卓君彥喃喃。

“為什麼是織布機?”

狄青霞疑惑。

孫鐵峰道:“通緝令,詹姆斯麥卡沃伊和安傑利娜朱莉主演的電影,有台織布機,以命運的形式指揮殺手殺人。

卓君彥詫異看他:“你怎麼知道?”

狄青霞道:“他從來開始就一直看電影,有兩天還把電影裡的事都當成真的,說原來華國以前聖能也是大行其道,功夫很厲害。

卓君彥給了他一個“嗬嗬”。

卓君彥手一招,豎琴落到手中。

拿著琴,他疑惑:“冇有感覺。

他看看蒂娜。

蒂娜搖頭:“我不知道。

我們不是第一批過來的……克洛蒂爾達他們纔是。

這應該是他們當初帶來的東西,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

卓君彥看看坎貝勞,坎貝勞大叫:“彆殺我,我告訴你怎麼用!”

卓君彥冷笑:“你和你的手下,殺了我的父母,所以,這事冇得談。

“冇有我你就不知道它怎麼用!”

坎貝勞大喊。

卓君彥冷笑:“不,我知道。

坎貝勞愕然。

卓君彥道:“我見過類似的東西,我知道它們應該怎麼發揮作用,但實際上,當它落到我手裡時,它不會發揮任何作用。

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卓君彥低低笑起:“因為我就是命運的目標!!!”

坎貝勞駭然。

卓君彥手指播過琴絃所在的空處,那豎琴便發出叮咚悅耳的聲音,彷彿真的有琴絃存在一般。

他說:“作為命運的目標,它不會向我發出指令。

因為它怕我!”

咚!!! 豎琴陡然發出清脆的顫鳴。

無人彈奏,自動響起。

這一聲鳴動,便如奏響在每個人的心底,帶著濤濤殺意,憤怒不滿,隻是一音,卻如無儘戰歌,濤濤滾滾,長鳴不絕! 於是卓君彥越發得意的笑了。

他看著琴,道:“你很生氣?生氣就對了!我不需要你給我任何命運的指引,因為我不是那麼聽話的人!這琴的存在,就是線索!我知道你們存在,我就會找到你們!想操弄我的命運?做夢!”

說著他手一揮,將琴收起。

然後他說:“殺了他。

———————————————— 一個月後。

波瀾壯闊的海麵上,一艘貨船正在海麵上隨波盪漾。

船頭甲板上,卓君彥眺望海麵,手裡還在把玩的是一個頭骨。

當初唐凝帶回來的那個頭骨。

這個頭骨,很強! 超越了化境巔峰。

在他的身後不遠處,是狄青霞和孫鐵峰在把玩著一截斷劍。

一截刻著神秘花紋的斷劍,奇特的材質,看不出是用什麼材料做的,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神秘! 孫鐵峰甚至好奇的用它劃過自己的手臂。

鋒利,但也僅此而已。

它可以傷到其他人,隻是冇有特殊的優勢。

但孫鐵峰用它刺卓君彥的身體時,就像是小刀切牛油一般絲滑。

那個時候,卓君彥隻是看著他,似是還在問他:手感如何? 然後,他就把劍尖交給了他們,轉過身走開。

這刻立於船頭,卓君彥突然道:“蒂娜。

“嗯?”

蒂娜靠在船首欄杆上,仰望蒼穹。

一隻白鷺從天空飛過。

今天的天氣,不錯。

無風無浪…… 卓君彥道:“有個問題忘了問你。

“什麼?”

“那天我對你說,我追求武道巔峰,然後你就痛下決心要和我同歸於儘。

“嗯。

“所以,是不是突破到靈境需要第六使命的完成?到那時,給出的終極獎勵就是這個?”

蒂娜搖頭:“不,是毀滅世界纔是突破靈境的唯一方式!”

“確定?”

“不確定……” 卓君彥沉默了:“真是糟糕的答案啊。

不確定,就意味著更糟糕。

因為不確定,就意味著有可能不是這樣。

如果她能給出足夠的證據和理由,告訴卓君彥,成就靈境就是世界消亡,那麼卓君彥或許會選擇放棄。

但正因為她給不出,卓君彥就有足夠的理由選擇繼續下去! 這纔是問題的關鍵。

因為她知道,如果一個人可以為了晉升而不惜身赴死地,那麼這樣的意誌有多麼強大。

隻要有一線機會,象卓君彥這樣的人,就斷不會放棄。

所以,不確定答案就是最糟糕的答案! 卓君彥道:“你好歹給我個像樣點的說法。

蒂娜回答:“你知道星靈晶。

那其實,就是一個靈境存在的所有精華。

卓君彥愕然:“你是說……那不是流星,是一個人?”

蒂娜點點頭:“他死了。

他所有的力量,消弭在那個世界。

你們所有的異人,包括我,都是他力量的繼承者。

如果你想成為靈境,就必須蒐集到所有的靈源。

靈源早已與世界融為一體,僅僅是星靈晶的碎片是不夠的……” 卓君彥明白了:“所以,必須對整個鴻元世界進行汲取,那是足以傾覆世界的災難?所以,係統才需要威懾霸天下?不是為了讓萬眾恨我,是為了……” “讓你憎恨萬眾!”

蒂娜回答。

是的! 憎恨是相互的。

如果萬民皆恨宿主,宿主又有什麼理由不恨回去? 當對立一旦存在,那麼為了個人私慾而選擇犧牲他人,也就變得理所當然。

“可是這不對。

你說過,之前有過兩次成功。

“世界因此分合,兩次大災難。

“那兩個靈境呢?”

“死了。

“誰能殺死他們?”

“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我隻知道阻止這樣的事再次發生,就是我們的使命!”

“那麼你怎麼確定這不是一個謊言?你並冇有親眼見證過曆史。

“你也冇有見證過曆史,你又怎麼能說那是謊言。

“因為我見過靈境!”

什麼? 蒂娜愕然。

卓君彥笑道:“我見過一個靈境!我親手殺死了他!在隱龍居!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那個靈境冇有那麼強大!如果靈境要吸收整個世界的靈源力量才能成就,那麼以那個靈境的實力,早該可以殺死我千百次了!所以靈境也許不容易成就,但絕不是以世界為代價!那麼大的付出,不該隻有這麼點回報。

此外,凱瑟琳也向我確認,聖能與靈能是本來就存在的,不是天外流星帶來的,那顆流星,不過是增強了靈能的力量!”

蒂娜怔怔的看他:“你說真的?這是個謊言?真的不是那樣?”

“不。

卓君彥卻搖頭:“我隻是說,靈境不是以世界為代價,我可冇有說,靈境之上不是。

什麼? 蒂娜徹底傻掉了:“靈境之上?”

卓君彥再次看向手裡的頭骨:“這個頭骨的主人,生前是個靈境……女性靈境,而且是走的武道根基。

唐明軒把它送回來,或許就是想告訴你們,你們所知道的,並不都是真相。

隱龍居一個,我手裡一個,這可就已經是兩個了。

而我過去所知道的裡麵,可能還不止兩個……所以,這個答案是錯誤的。

隻可惜,你們太蠢……蠢到不願意麪對真相。

蒂娜駭然了。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我所知的一切,真的都是謊言? 所謂完成第六使命才能成就靈境,導致天地傾覆,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儘管早就有所懷疑,這一刻蒂娜還是有種信仰崩塌的痛苦! 卓君彥伸了個懶腰:“不過沒關係,有我在,會引領你們走向正確的方向的。

蒂娜卻越發黯然:“但這也就意味著,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其實冇有人能阻止你?”

卓君彥微笑:“放心吧,我有個直覺。

就是要成就那樣的一刻,就必須要有強大的墊腳石!你不是說,要吸收很多人的靈性嗎?也許不是很多,而是很強!!!所以,一定會有可以阻止我的存在。

“如果冇有呢?”

“那就自己創造。

卓君彥手一揮,指向身後狄青霞他們:“你們所有人,阻止我的唯一方式,就是讓自己強大起來,跟上我的腳步!然後,在你們認為正確的時機下手!”

孫鐵峰眉頭一揚:“老實說,我是真不希望有那樣的時機。

為什麼一定要期盼那樣的預言是正確的呢?哪怕真是正確的,為什麼就不能嘗試著找出其他的解決方式呢?為什麼一定要對立?也可以合作。

卓君彥大笑:“冇錯!就該是這樣!”

就在這時,亞曆克斯走過來。

帶著景仰的目光,畢恭畢敬道:“先生,所有設備已經安裝完畢,可以進入調試運行階段了。

卓君彥微笑:“很好!”

便是蒂娜也不由激動起來。

中斷了四百多年的通道,終於要恢複連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