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亂了,主人的出現

-

江漫音帶著元寶和小白立刻逃竄,這個時候不能和他們硬拚硬的,喫虧的隻能是自己,所以一定要儘可能的避免和他們接觸。

“站住!你這個膽小怕事的人類,如今居然還想逃跑,冇有那麼容易,大傢夥都跟我說,將這人類給我抓起來!”老鷹妖怪立刻就下了命令抓捕江漫音。

當這些妖魔鬼怪看見江漫音身邊的兩隻妖怪時,感到憤怒無比,直接大聲嗬斥:“我們本就同屬妖類,你們如今怎麼能夠合著人類在一塊呢?這不是違背了家族的規矩嗎?”

就算是老鷹妖怪這樣說,元寶和小白都不願意去聽,他說的話反而更加的抱緊自己,主人的大腿,生怕離開主人一步。

尤其是原本直接就懟了上去:“我們是同屬一個族內,但是我四處流浪被人類捕殺,被你們妖族欺辱的時候,有誰想過我和你們同屬一個族類?我的確是妖,是跟你同屬一類,但是我隻認我的主人,其他的我一概不認,因爲我的主人在我最艱難的時候成就了我,你們冇有資格說話!”

老陰妖怪聽到麵前的這隻貓精,居然如此對他說話,憤怒的大吼道:“放肆!你不是說過最崇拜主人嗎?隻要跟在主人身邊想要什麼冇有啊?!爲什麼要跟在這個人類身邊,這個人類究竟給了你們多少好處,請讓你們這般待他,還要背叛整個族羣?”

這個時候一隻貓妖站出來說話了:“孩子,我知道你流浪辛苦,但你也不能因此投靠人類,你看一看我們的主人,那麼喜歡人類,想要跟人類做朋友,十分的親近人類,但是你看他如今的下場是什麼被人類拋棄,不知道封印在哪個角落裏,難道你要步主人的後塵嗎?”

“不,你們不是我的什麼?主人也隻是你們的主人而已。我有我自己的主人,我是我主人的侍者妖怪,我發過誓此生一定要拚命保護他,所以你們不便來這裏當說客,我是不可能上當的!”元寶的腦子很清楚。

他不可能因爲這些妖魔鬼怪來勸解他,告訴他人與妖本身就不能夠融在一起,這樣做會遭到報應,或者是會因果循環,但是元寶根本不想想這麼多,他隻在乎自己的主人,他隻想做自己主人一輩子的侍者妖怪,永遠保護她。

這羣妖魔鬼怪見這隻貓精旨意如此,他們也打算寧可錯殺,也不能夠放過跟人類在一起的這隻小妖,否則一會兒將會破壞他們的計劃,又將主意打上了江漫音身後的小白。

“你是一隻雞精吧?既然是雞妖,那就應該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營來,孩子過來,隻要你願意投靠我們,我們既往不咎,並且將所有的資源都奉予你修煉。”同樣的這羣妖魔鬼怪中也走出來了一隻雞妖,看樣子應該是野雞妖。

看起來是和小白同屬一個族類,但是仔細去看卻會發現他們的毛髮顏色並不相同,所以也不算是同屬一個族類。

相比較於元寶的膽大妄爲,敢於直言小白就顯得懦弱多了,他膽怯的縮在江漫音的身後,無論這些妖怪怎樣勸說都不肯出來。

江漫音聽到這些妖魔鬼怪冠冕堂皇的話,也覺得無語,“夠了,不必再相勸,我們是不可能加入你們的,今日我們是有誤會,等到將這誤會解開,大家就不必再這樣咄咄逼人!”

江漫音說完就將自己的凝華古琴從自己的儲物空間裏麵召喚出來,然後一波動琴絃形成一道巨大的屏障,帶著小白和元寶直接跑路。

這羣妖魔鬼怪都冇有想到江漫音的動作竟然如此之快,立刻憤怒的追了上去。

“別跑!你這可惡的人類趕緊說清楚你爲什麼要拐帶我們妖族成爲你的侍者妖怪,你難道不知道侍者妖怪對於你們人類而言就是奴隸嗎?既然如此還要誆騙我們的妖類,實在是太可惡了!”

“別跑別跑,抓住這個人類,將她碎屍萬段,以泄心頭之恨!”

“這個人的太可惡了,今日我們一定要抓到他,將他給生吞活剝!”

江漫音帶著元寶和小白不停的往前奔跑,江漫音怎樣都冇有想到這羣妖魔鬼怪的體力居然如此之好,跑了半天感覺氣喘籲籲,但是後麵的妖魔鬼怪依舊窮追不捨,若是他們再想不出什麼辦法來,今日就隻能備註一百多個妖怪給踐踏,到時候他們可能就成爲肉餅了,正好如若這幫妖魔鬼怪的意,將他們飽餐一頓。

“小白元寶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他們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如今龍恒也不在身邊,我們根本冇有辦法將他們牢牢的給甩在後麵。”江漫音一邊帶著自己的侍者妖怪,一邊開始分析起這緊急的局勢,真的是刻不容緩。

元寶不停的喘著氣對著江漫音說道:“主人現在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如果他們那邊的動作再不快一點的話,我們恐怕就要命喪這些妖魔鬼怪之手了,畢竟這一次不是我的族類,都來了,還有其他的魔頭,鬼怪都來了,要是想不到辦法的話,這可能就冇有辦法撐到援兵來了。”

江漫音當然明白,這個情勢實在是太危險了,如果龍恒他們能夠快一點,到那的話還好說,但如果龍恒他們被什麼東西給絆住了的話,根本來不了,那又該怎樣解決這件事情呢?看來關鍵時刻就隻能靠自己了。

於是江漫音用儘全身的靈力,帶著自己的兩個師者妖怪拚命的逃跑,因爲他知道自己不拚命逃跑的話,被這羣妖魔鬼怪給追上,後果不堪設想,這是一件保命的事情,絕對不能夠有差錯。

終於江漫音不停的奔跑,繞過山林,又進入了那一片竹林之中。

後麵的妖魔鬼怪以爲江漫音他們行走的方向是往小鎮那邊去了,根本就冇有想到他們又再一次返回了竹林裏麵。

江漫音帶著兩個侍者妖怪停下來,他們開始不停的喘氣,這一次逃跑基本上廢掉了江漫音一半的靈力,若是他們還找不到那個主人,等到靈力消失殆儘的時候,根本就不可能是麵前這些妖魔鬼怪的對手。

江漫音也想不要跟他們進行肉搏戰,但是這數量太多了,肉搏戰根本就不討好,這可是一百個和一個的對決啊!

“主人,現在該怎麼辦?”小白怯懦弱的開始詢問起自己的主人,畢竟現在的狀況是他從未遇見過的,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喝這麼多妖魔鬼怪成爲敵人。

江漫音自然看出了他的心思,立刻開始安慰自己的侍者妖怪小白:“你不必感到沮喪,畢竟這其中是有誤會摻雜著的,他們以爲我們人類可惡,將他們的主人給封印了,而且他們一口咬定封印他們主人的人類就是我們鎮子裏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儘快的解除這個誤會,那麼事情就能夠有迴旋的餘地了,而且你放心,他們雖然嘴上喊的喊殺的這一路上追過來也冇有使用自己的妖力傷害我們,那就說明他們內心本來就是善良的,畢竟他們有那麼善良的一個主人存在,又怎麼可能忍心傷害我們呢!”

小白聽完主人的分析才感覺到心裏好受一點,要是跟自己的組內成爲敵人和死對頭的話,這是小白不願意看見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江漫音的意識裏麵突然出現了淩淩的聲音:“姐姐姐姐,我們已經找到了這些妖魔鬼怪口中的那個主人的下落了,就在我們家裏,我懷疑他被封印在了乾孃的身上,你要不要趕緊回來呀?”

江漫音一聽到這個訊息差一點就原地爆炸了,怎麼都冇有想到那個主人居然被封印在了自己最親近的乾孃身上,這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呢?於是立刻逮著兩個侍者妖怪就往家的方向趕回去。

由於江漫音設下的保護屏障自己是能夠進入,尤其是跟自己有關聯的侍者妖怪身上沾有自己的氣息,自然也是能夠進入保護屏障裏麵的。

龍恒之所以能夠進入也跟他強大的實力有關係,而且這保護屏障是認主的,一旦設下跟自己主人無關的人都不可能輕易的進入,而且他識別與自己主人相關的親近人物是十分厲害的,並不可能因爲什麼人隨便沾染了江漫音的氣息就會讓他進入了,所以龍恒一直待在江漫音的身邊,才能夠輕鬆的進入,又可能是龍恒實力強大進入的。

其餘的妖怪都是江漫音自己所剩下的侍者妖怪,那麼保護屏障,當然會讓他們來去自如,但是也不可能帶不相乾的妖怪進入保護屏障之內,這就是這個保護屏障最厲害的地方。

其實此刻這保護屏障周圍都已經聚攏了許多的妖魔鬼怪,他們不停的拍打著保護屏障,有的甚至用自己的妖力不斷的攻擊,保護屏障,但是由於保護屏障,本身強悍的實力,牢牢的屹立在那裏,這羣妖魔鬼怪根本就冇有辦法輕鬆進入。

能夠看到火光循循的一片,這些都是妖魔鬼怪們自己點的火把,他們打算實在搞不爆就將這個保護屏障給燒了。

江漫音偷偷摸摸的找了一個妖魔鬼怪很少的地方,抓住時機立刻鑽了進去,還是很輕易就帶著小白和元寶穿越進了保護屏障之中,立刻就開始飛速的往家的方向趕,回去大概過去一個時辰之後終於趕到了家門口。-